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快捷搜索:  as  xxx  网址  伦乱  武林虐  桃运神戒  不说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
今夜有你,我不孤寂

今夜有你,我不孤寂

  吃罢晚饭,发型屋没顾客来,坐在大铁椅子上想昨晚那个男顾客,我把他头搞的自己都不满意,他一点儿也不责怪,理发费照付,让我心怀愧疚……突然,进来个五十出头的男顾客咧嘴笑道:“你这发型屋有小姐斗事不?你会理发不?”我把他从头到脚瞅一遍,想起一个四口之家,物质生活拮据,从他们脸上总能看着春色融融,真情切切,不亦乐乎,便道:“我会理发,最擅长的是剃头刀。给你理了发,咱再慢慢谈其它好呗?”他笑着连声道:“好好,你性情爽快,我喜欢。”我默念着:“不生气;不生气;不生气,今夜有你,爷不孤寂。”

  把他头搞完了,我道:“你坐沙发上来,我给你沏杯茶。茶是咱信阳毛尖茶,不好意思,只是毛尖茶叶沫儿,不美观,口感很好。毛尖太贵,只能喝这个,别见笑哈。”他道:“这搞的多不好意思,我不喜欢喝茶,别沏了,小心烫着,我去给你买瓶水。”“他曾经那么腼腆,咋变化恁大?他不是良么?还是我认错人了?如果是良,这些年他都经历了啥?难道他把过去吃苦受累的岁月忘了……”想的越多,我越想了解他。

  良五十出头了,既然来嫖娼,总不能与他谈茶是生活乐趣,茶是人生真道;茶如人生吧,即便谈了也是对牛谈情,不如我来把他嫖了。良买了两瓶王老吉,和两包绿箭口香糖,客气道:“你先请。”我接过王老吉和绿箭口香糖,检查过包装,剥开一块糖,吧叽吧叽嚼得甜丝丝的,瞅着他脸,坏坏地笑道:“今夜,我陪你可好?你想要多少钱?”他笑,笑得满脸通红,有点儿害羞,道:“不不不,你,我给五百可以不?要是不带套,我再给你加一百。一般的妓女都是一百,现在涨价了,贵点儿的一百五,两百。”我嘿嘿笑道:“我身价值五百?恁多呀!不用加了,你够大方。你有嫖婊子的经验呗?”他笑道:“我是对你大方,对别人,我不。一九九八年经熟人介绍,我放了头一炮,是在信阳市食品街办事处附近饭馆里,那大门口就悬挂着公安的大牌子,你说吓人不?老板说你不用怕,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。”

  “后来,我又在派出所门口那个发廊又放一炮,事实证明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一点儿不假。还有火车站下边,朝东走一小截儿,再朝那个小胡洞拐个弯儿,有个家庭食堂也有婊子,那婊子年轻漂亮,放一炮一百五十快钱。她脱衣裳时,五百块钱从奶罩里掉地上,我捡起来又给她了,,你说我够意思不?我老在电厂那桥头弄没意思,那几个老婊子都混成熟人了,我去了,不是她拽,就是她扯,都争着抢。”我道:“看不出,你还是个香饽饽。从一九九八年至今嫖多少个女人还记得呗?”他道:“估计有百十个,有感情的不多,和我真正相好最长的一个婊子还不到一年半,是她找个比我还老的老货,被我捉奸在床,痛苦大半年,那是对她有点儿感情了。跟她相好,我老婆好像有感觉,下班不许我换衣裳,换了衣裳不许我出去。真想找女人她管不了,大钱我拿着,逼急了,我闹离婚,不是我无情,是她得了子宫肌瘤,很严重的妇科病,花我七八万,你说我要她还有啥用?”他末后这句话差点儿把我惊倒,极力压制愤怒,道:“你们要真是离婚,家产有她一半儿,你晓得不?”他道:“我也不是臊她,财产都把她,她也舍不得和我离婚,生来就是个脚踩货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情感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