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快捷搜索:  as  xxx  网址  伦乱  武林虐  桃运神戒  不说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爱读网 - 品味生活,品味文章 - www.aiduw.cn

注视着你,牵挂着你

01

几天前,文友阿明和我在微信上聊天。

 

他说,大学毕业后,自己在上海挣着刚够房租和生活费的工资。这次过年回家,看到和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,要么结婚生子,要么有稳定的工作。

 

我说,要不你也留在家乡别回去了,让你父母想办法给你托托关系,谋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。阿明叹了一口气:他们啊,根本不关心我,再说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

我分明听出阿明言语间对父母的不满,说:或许他们比你还急,只是无能为力罢了。他“嗯”了一声说:也没见我爸妈着过急啊。

 

此刻,我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。

 

青春年少懵懂无知的年纪里,我们总以为父母是万能的,自己做不到的事,他们都能做,做不到就是不够爱我们。等慢慢经历了一些世事的磨砺,才知道,他们不是不爱,有时候,是他们爱得低沉,我们根本不知道。

02

 

记得我刚毕业那年,从省城回来,开始找工作。彼时,国家已经不再包分配,又没有现在成熟的“逢进必考”机制。更多的人,都是使出浑身解数,托人找关系,进入一个和专业相关的单位。

 

父母商量了几个晚上,决定去一位亲戚的亲戚那试试看。那位亲戚是某单位的一把手,也是他们认识的最大的官。

 

那天,父亲带着我,买了一袋水果就贸然登门了。

 

亲戚对我们的到来还不算意外,想来是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。他给我们倒了茶,自己就在书桌前练起字来。父亲简单介绍了我的情况,带着一脸的讨好和亲戚说话,那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表情。

 

然而亲戚并没说工作的事,而是说起了书法。可怜我老爸,对书法略知皮毛,竟然滔滔不绝说了很多。我一句也没记住,只是盼着赶紧走,那种感觉实在难受。

 

可是,我爸太期待有个结果了,他明明看出人家的不耐烦,却装作看不出,在那扯东扯西。还是那位亲戚的爱人出来解了围,对我们说:中午在家吃饭吧,我去炒几个菜。

 

父亲知道这是下逐客令,赶紧带着我告辞出来。

 

来到外面,我和父亲赌气说:下次您再求人别带着我了,真难受。父亲没说话,好像是在思考。

 

后来,我进了一家国企上班。我一直埋怨父亲,为什么不给我找一个更好的单位。

 

一次,我跟母亲抱怨起此事,她告诉我:父亲给我找工作那些日子,天天晚上睡不好,和妈妈商量去找谁。他虽然也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,可并没有什么权力,安排工作这样的大事,只好拉下脸去求人。

 

彼时,我才开始有点心疼父亲:一辈子耿直,却为了我一次次低头求人,不知他内心承受多大的煎熬。而我,还一直在埋怨他。

 

很多时候,父母的爱,如清风明月,一直存在,只是,我们没有觉察。那些爱我们的人,也都是用自己的方式,默默爱着我们。